手機請訪問wap版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4-7069438/

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盡管開口(求月票)
     ()歐譜班對原漿保健酒的第一印象是,朱代東的膽子大,這粞的酒,沒有經過市場檢驗,竟敢直接送給中央的老同志飲用。如果出了問題,朱代東能擔得起這個責任嗎?不要說朱代東,恐怕就是古南省,也全部要為朱代東擔責任!

    但既而,歐譜班又開始羨慕起朱代東來,現在中央的老同志,飲用之后,感覺良好。而且這件事還驚動了衛生部,從側面,更加證實了這種酒的功效。當官就要會來事,而且動靜越大越好,讓上級領導知道得越多越好。而現在,朱代東僅僅憑借著一種酒,就做到了。

    既然雷同興給自己打了電話,那就必須要滿足他的要求。這酒是朱代東親自炮制的,歐譜班姑且相信鮑禮鋒的說法。現在鮑禮鋒沒有資格動這種酒,那就只能找朱代東了。想起剛才還在錢飛虎面前,斥責著朱代東的行為??上衷諶匆蛭玫閽=【?,又要主動與朱代東聯系,歐譜班心里都鄙視著自己。

    拿起手機,翻出朱代東的電話,可是歐譜班猶豫了很久,都沒有按下那個撥出鍵。但最終,歐譜班心里一嘆,手指一按,頭仰在沙發上,閉著眼睛說道:“代東嗎,我是歐譜班?!?br />
    “你好,歐市長?!敝齏槐安豢旱乃檔?,他以為歐譜班是興師問罪,如果歐譜班真要是這樣做的話,他會很瞧不起歐譜班。

    “代東,聽說你在木川搞出了一種原漿保健酒?”歐譜班努力讓自己的聲音充滿喜悅,可是怎么聽,都覺得很刺耳。

    “瞎折騰罷了,上不得臺面的東西?!敝齏返乃檔?。

    “連中央的老同志都覺得效果顯著,衛生部都認可你的原漿保健酒,這也叫瞎折騰?代東,過分的謙虛,就是驕傲哦?!迸菲裝嗉煩鲆凰啃θ菟檔?。

    “那是碰巧,每一批次的保健酒,功效都不統一,說不定說一批的功效就要差得多了?!敝齏檔?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剛才你是過分的謙虛,你怎么還這么謙虛呢?代東,你那的原漿保健酒不管功效如何,能不能讓我也一睹為快?”歐譜班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酒主要是針對老年人的,歐市長現在要用,是不是時間還早了些?對你來說,至少要三十年以后才會起作用的?!敝齏鹱安喚獾乃?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能送給家里的老人?”歐譜班佯裝不喜的說。

    “這沒有問題,我下午讓人送一箱過來,這酒無需長期飲用,等過段時間,有了產量之后,我再給歐市長送酒?!敝齏檔?,無名配方不是一般的方子,就算只是把藥材浸到酒里效果也很好。對于一般的人來說,只要喝個二三瓶,就可以隔一段時間再喝。

    “代東太感謝你了,我替家里的老人謝謝你?!迸菲裝噯齷巡揮么蠆莞?,殊不知,朱代東從他一張嘴,就知道了這件事的真假。

    “替我向老人們問好?!敝齏檔?,雖然明知道歐譜班沒有說真話,但是這樣的場面話,還是必須要說的。

    “一定帶到,代東,以后在楚都有什么事你盡管開口。另外……就是昨天的事,我還沒來得及跟你說聲謝謝,你為了GT縣濃縮蘋果汁出口的事,費心費力,作為楚都市長,我很汗顏?!迸菲裝嗨檔浪淙恢齏桓慫幌渚?,可這個人情又算是欠下了。昨天的事,原本他是打算不再跟朱代東提起,但現在朱代東這么爽快,讓他不得不放低姿態。

    “歐市長,我這樣說就讓我慚愧了,這件事我原本要提前跟你通個氣的,只是陳樹立跟我的關系你也知道,可以說他是我走向機關工作的引路人,對他的事,我責無旁貸?!敝齏饈偷?,這原本也是一句話的事,只是歐譜班一定要揪著不放的話,他也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跟樹立同志是這樣的關系,代東,你不會怪我小肚雞腸吧?”歐譜班笑吟吟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歐市長的胸襟,一向就是我學習的地方。歐市長,既然把話說開了,我還有個不情之請,不知道能不能在你這里開個方便之門?”朱代東突然想起一件事,問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能辦到的,你盡管開口?!迸菲裝嗨檔?。

    “是關于楚都市教育局胡斌同志的事,木川市準備開展教育改革,同時在醞釀對教師工資補貼,我想借調胡斌來木川?!敝齏檔?,木川教育局對于改革,總是畏縮不前如果不給他們一點壓力,怎么能有動力?而施加壓力最好的辦法,就是直接把局長給換掉。

    “看來楚都還是出人才嘛,我這個人從來不會阻別人的前程。

    但是元書記那邊,還要你親自去說一下?!迸菲裝嗔成隙崖誦θ?,可是心里卻是苦澀的。自己在木川,跟周保寧擰不到一塊去,可是朱代東到了木川之后,卻干得有聲有色。自己當木川市長時,財政收入連正常的工資都難保障,可是朱代東卻在構想對全市的教師工資進行補貼,真是不怕不識貨,就算貨比貨。

    而對于朱代東提出來的市教育局胡斌,他也只是有一點印象,可是胡斌的形象,在他腦海里是一點影子也沒有。而現在朱代東卻要把胡斌調到木川,去負責教育改革和教師工資補貼,這顯然是要重用。如果胡斌在木川干出了成績,表面上看是楚都培養了人才,可往深一想,是不是意味著在楚都,就沒有給胡斌發揮才能的機會呢?

    “感謝歐市長的提醒,元書記那里我會去打招呼的?!敝齏檔?,既然自己送了一箱原漿保健酒給歐譜班,當然不能厚此薄彼,元騫振那里至少也要送一箱才行。現在看來,原漿保健酒已經快成了唐僧肉,誰都想來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掛下電話,朱代東也是暗暗焦急,看來讓杜樹軍拉十箱原漿保健酒來楚都,可能還不夠用。這酒雖然是自己制的,但是市里的干部知道這個消息之后,誰不想也拿幾瓶來送人?越是上面的領導,年紀就越大,他們就越需要這樣的東西。現在送禮,講究不送貴的,只送對的。人家瞌睡的時候,你送個枕頭,比你送一砣金子要滿意得多。

    作為一名優秀的領導,要會平衡內部的利益。你有能力,有政績,別人只會欣賞你。但你在突出自己能力的同時,又能顧及到本單位的利益,特別是自己人的福利,別人才會真正的喜歡你。如果再能樹立威信,才會讓下面的人真正的敬畏你。

    這些酒,雖然是朱代東獨自炮制出來的,他如果全部處理掉,別人也沒有二話說。但是如果朱代東真要這樣做的話,會讓很多人覺得朱代東自私,不顧及其他人的利益。以后他在工作的時候,別人隨時都會想到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隨著這個消息的傳播,知道這酒只有朱代東手上有的人,會越來越多。如果朱代東此時不能及早處理好這件事,事情會越來越麻煩。因為一些身外之物,而導致別人對自己有想法,這樣的事情,朱代東是不想做的。

    朱代東馬上給周保寧打了個電話,送給上級領導的原漿保健酒,以后不能再以自己私人的名義去送,而原漿保健酒的處置權,朱代東也想轉交出來。至少這一批酒,已經成了燙手山芋,早一點轉交出來,早一點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“保寧書記,有件事要向你匯報才行?!敝齏ν酥鼙D牡緇?,把原漿保健酒前前后后的事情,都向他作了匯報。但是朱代東一直向周保寧強調了一點,因為這酒是自己用業余時間炮制的,質量沒有保證,產量更加不可能很高。因為無名配方的私密性,又不可能假手他人,他希望周保寧能體諒這一點。

    “原漿保健酒的事,我也聽說了,原本想跟你通個氣。代東,你看現在那些原漿保健酒怎么處理好?”周保寧說道,剛開始他接到關于原漿保健酒的消息時,完全不知情。這件事朱代東并沒有向他匯報過,給北京送原漿保健酒的時候,朱代東也沒有通知他,一時之間讓他手足無措,說實話,當時他對朱代東確實是有點想法的。

    可現在朱代東能主動向他匯報,這讓他心里好受多了。畢竟朱代東也沒有料到,原漿保健酒竟然會有這么強的功效。畢竟這本來就是朱代東利用業務時間搞的一些東西,與他的本職工作,并沒有太大的關系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見是,拿出一部分,發給市里的干部。剩下的,用木川的名義,送給上級的老領導、老同志。要不然粥少僧多,總會被人盯上?!敝齏檔?,這種酒以后什么時候才會再有,能有多少,他一定會嚴格保密。而且這種酒,以后還要避免大規模銷售,否則的話,就失去了朱代東煉制原漿保健酒的初衷。纟。

    更多到,地址www.
【網站地圖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