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请访问wap版:http://wap2.pgyzw.com/wapbook-54-7069438/

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尽管开口(求月票)
     ()欧谱班对原浆保健酒的第一印象是,朱代东的胆子大,这粞的酒,没有经过市场检验,竟敢直接送给中央的老同志饮用。如果出了问题,朱代东能担得起这个责任吗?不要说朱代东,恐怕就是古南省,也全部要为朱代东担责任!

    但既而,欧谱班又开始羡慕起朱代东来,现在中央的老同志,饮用之后,感觉良好。而且这件事还惊动了卫生部,从侧面,更加证实了这种酒的功效。当官就要会来事,而且动静越大越好,让上级领导知道得越多越好。而现在,朱代东仅仅凭借着一种酒,就做到了。

    既然雷同兴给自己打了电话,那就必须要满足他的要求。这酒是朱代东亲自炮制的,欧谱班姑且相信鲍礼锋的说法。现在鲍礼锋没有资格动这种酒,那就只能找朱代东了。想起刚才还在钱飞虎面前,斥责着朱代东的行为??上衷谌匆蛭玫阍=【?,又要主动与朱代东联系,欧谱班心里都鄙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,翻出朱代东的电话,可是欧谱班犹豫了很久,都没有按下那个拨出键。但最终,欧谱班心里一叹,手指一按,头仰在沙发上,闭着眼睛说道:“代东吗,我是欧谱班?!?br />
    “你好,欧市长?!敝齑槐安豢旱乃档?,他以为欧谱班是兴师问罪,如果欧谱班真要是这样做的话,他会很瞧不起欧谱班。

    “代东,听说你在木川搞出了一种原浆保健酒?”欧谱班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充满喜悦,可是怎么听,都觉得很刺耳。

    “瞎折腾罢了,上不得台面的东西?!敝齑返乃档?。

    “连中央的老同志都觉得效果显著,卫生部都认可你的原浆保健酒,这也叫瞎折腾?代东,过分的谦虚,就是骄傲哦?!迸菲装嗉烦鲆凰啃θ菟档?。

    “那是碰巧,每一批次的保健酒,功效都不统一,说不定说一批的功效就要差得多了?!敝齑档?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刚才你是过分的谦虚,你怎么还这么谦虚呢?代东,你那的原浆保健酒不管功效如何,能不能让我也一睹为快?”欧谱班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酒主要是针对老年人的,欧市长现在要用,是不是时间还早了些?对你来说,至少要三十年以后才会起作用的?!敝齑鹱安唤獾乃?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能送给家里的老人?”欧谱班佯装不喜的说。

    “这没有问题,我下午让人送一箱过来,这酒无需长期饮用,等过段时间,有了产量之后,我再给欧市长送酒?!敝齑档?,无名配方不是一般的方子,就算只是把药材浸到酒里效果也很好。对于一般的人来说,只要喝个二三瓶,就可以隔一段时间再喝。

    “代东太感谢你了,我替家里的老人谢谢你?!迸菲装嗳龌巡挥么虿莞?,殊不知,朱代东从他一张嘴,就知道了这件事的真假。

    “替我向老人们问好?!敝齑档?,虽然明知道欧谱班没有说真话,但是这样的场面话,还是必须要说的。

    “一定带到,代东,以后在楚都有什么事你尽管开口。另外……就是昨天的事,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声谢谢,你为了GT县浓缩苹果汁出口的事,费心费力,作为楚都市长,我很汗颜?!迸菲装嗨档浪淙恢齑桓怂幌渚?,可这个人情又算是欠下了。昨天的事,原本他是打算不再跟朱代东提起,但现在朱代东这么爽快,让他不得不放低姿态。

    “欧市长,我这样说就让我惭愧了,这件事我原本要提前跟你通个气的,只是陈树立跟我的关系你也知道,可以说他是我走向机关工作的引路人,对他的事,我责无旁贷?!敝齑馐偷?,这原本也是一句话的事,只是欧谱班一定要揪着不放的话,他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跟树立同志是这样的关系,代东,你不会怪我小肚鸡肠吧?”欧谱班笑吟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欧市长的胸襟,一向就是我学习的地方。欧市长,既然把话说开了,我还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道能不能在你这里开个方便之门?”朱代东突然想起一件事,问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能办到的,你尽管开口?!迸菲装嗨档?。

    “是关于楚都市教育局胡斌同志的事,木川市准备开展教育改革,同时在酝酿对教师工资补贴,我想借调胡斌来木川?!敝齑档?,木川教育局对于改革,总是畏缩不前如果不给他们一点压力,怎么能有动力?而施加压力最好的办法,就是直接把局长给换掉。

    “看来楚都还是出人才嘛,我这个人从来不会阻别人的前程。

    但是元书记那边,还要你亲自去说一下?!迸菲装嗔成隙崖诵θ?,可是心里却是苦涩的。自己在木川,跟周保宁拧不到一块去,可是朱代东到了木川之后,却干得有声有色。自己当木川市长时,财政收入连正常的工资都难保障,可是朱代东却在构想对全市的教师工资进行补贴,真是不怕不识货,就算货比货。

    而对于朱代东提出来的市教育局胡斌,他也只是有一点印象,可是胡斌的形象,在他脑海里是一点影子也没有。而现在朱代东却要把胡斌调到木川,去负责教育改革和教师工资补贴,这显然是要重用。如果胡斌在木川干出了成绩,表面上看是楚都培养了人才,可往深一想,是不是意味着在楚都,就没有给胡斌发挥才能的机会呢?

    “感谢欧市长的提醒,元书记那里我会去打招呼的?!敝齑档?,既然自己送了一箱原浆保健酒给欧谱班,当然不能厚此薄彼,元骞振那里至少也要送一箱才行。现在看来,原浆保健酒已经快成了唐僧肉,谁都想来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挂下电话,朱代东也是暗暗焦急,看来让杜树军拉十箱原浆保健酒来楚都,可能还不够用。这酒虽然是自己制的,但是市里的干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谁不想也拿几瓶来送人?越是上面的领导,年纪就越大,他们就越需要这样的东西。现在送礼,讲究不送贵的,只送对的。人家瞌睡的时候,你送个枕头,比你送一砣金子要满意得多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优秀的领导,要会平衡内部的利益。你有能力,有政绩,别人只会欣赏你。但你在突出自己能力的同时,又能顾及到本单位的利益,特别是自己人的福利,别人才会真正的喜欢你。如果再能树立威信,才会让下面的人真正的敬畏你。

    这些酒,虽然是朱代东独自炮制出来的,他如果全部处理掉,别人也没有二话说。但是如果朱代东真要这样做的话,会让很多人觉得朱代东自私,不顾及其他人的利益。以后他在工作的时候,别人随时都会想到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随着这个消息的传播,知道这酒只有朱代东手上有的人,会越来越多。如果朱代东此时不能及早处理好这件事,事情会越来越麻烦。因为一些身外之物,而导致别人对自己有想法,这样的事情,朱代东是不想做的。

    朱代东马上给周保宁打了个电话,送给上级领导的原浆保健酒,以后不能再以自己私人的名义去送,而原浆保健酒的处置权,朱代东也想转交出来。至少这一批酒,已经成了烫手山芋,早一点转交出来,早一点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“保宁书记,有件事要向你汇报才行?!敝齑ν酥鼙D牡缁?,把原浆保健酒前前后后的事情,都向他作了汇报。但是朱代东一直向周保宁强调了一点,因为这酒是自己用业余时间炮制的,质量没有保证,产量更加不可能很高。因为无名配方的私密性,又不可能假手他人,他希望周保宁能体谅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原浆保健酒的事,我也听说了,原本想跟你通个气。代东,你看现在那些原浆保健酒怎么处理好?”周保宁说道,刚开始他接到关于原浆保健酒的消息时,完全不知情。这件事朱代东并没有向他汇报过,给北京送原浆保健酒的时候,朱代东也没有通知他,一时之间让他手足无措,说实话,当时他对朱代东确实是有点想法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朱代东能主动向他汇报,这让他心里好受多了。毕竟朱代东也没有料到,原浆保健酒竟然会有这么强的功效。毕竟这本来就是朱代东利用业务时间搞的一些东西,与他的本职工作,并没有太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见是,拿出一部分,发给市里的干部。剩下的,用木川的名义,送给上级的老领导、老同志。要不然粥少僧多,总会被人盯上?!敝齑档?,这种酒以后什么时候才会再有,能有多少,他一定会严格保密。而且这种酒,以后还要避免大规模销售,否则的话,就失去了朱代东炼制原浆保健酒的初衷。纟。

    更多到,地址www.
【网站地图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