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4-6945720/

第六百三十八章 改口(求月票)
     ()第六百三十八章改口(求月票)

    “好機會?難道你想讓袁慶民改口?”肖冠突然驚喜的說,盧威言一案,要想消失于無形,最好的辦法莫過于讓袁慶民改口,只要他改了口,上面就不會再盯著這件案子,而負責這件案子的周武再緊密配合一下,一切就全部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“有這個想法,肖覺得有可能么?”周武問,羅亮和蔣雷的案子,袁慶民翻了口供,他一點也不意外,人在絕望的時候,哪怕只有一根稻草,也會死死的抓住。但盧威言的案子,可是關系肖冠的兒子肖賢強,袁慶民能成為政法委,那可是肖冠一力推薦,現在他這樣對待肖冠,被人知道,肯定會罵他喪心病狂。

    一日為師,終生為父,這是傳統美德,但在官場之中并不通用,如果老師是領導,當下屬的學生可能會記住這一條。但如果老師反倒成了部下時,這一條就會被忽略。當然,這樣的情況比較少,但老師是學生的部下,也不是沒有。比如現在教育局的萬建華,曾經是朱代東的老師,但現在實打實是朱代東的手下。而且萬建華這個教育局長,如果不是因為朱代東,恐怕他這個副局長想要轉正,還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。

    但在官場之中有,有一種“美德”那是必須要遵守的,那就是提攜之恩。像袁慶民這樣的做法,很容易被人說成忘恩負義、喪盡天良。這也是袁慶民自知,不可能再回官場之后才有的舉動,如果他但凡還有可能回去,哪怕只是留黨察看,他也會有一絲僥幸心理,只要操作得好,以后完全有可能東山再起。

    但袁慶民是完全沒有一點機會了,他現在最大的愿意是自保,如果肖冠不管他,以后的料還會接著報,而且會越來越猛,越來越讓肖冠膽戰心驚。幸好肖冠及時采取了措施,袁慶民妻子的工作關系,已經轉到了市里,而且單位還非常好,在煙草局。

    這年頭,想要在煙草局安排個職工,可不是那么容易。而袁慶民的事,他也沒閑著,到處找關系托路子,上級領導也松了口,對袁慶民同志,還是應該以教育為主,只要他能積極退贓,能主動認識到自己的錯誤,就已經達到教育的目的了嘛。

    “袁慶民同志其實也不是個愛鉆牛角尖的人,說錯了,改正錯誤就行。講錯了,重新講一遍也可以。他家的事你都知道吧?他現在的情況,以后的處理,你應該也能猜到。你把這些都分析給他聽,我相信他會作出正確的選擇?!斃す誄烈髁艘換?,緩緩的說。

    周武一聽,心里有底了,他跟肖冠分開后,直接就去了市第一看守所,他是正式需要,又是警察的身份,很容易就見到了袁慶民。而且他見袁慶民,還不像肖冠那樣旁邊有人看著,他們兩人是單獨見面,這說話就更加方便了。

    “袁,幾天不見,你可清瘦多了?!敝芪淠貿齪醒?,遞了一根給袁慶民。

    “在這樣的地方,想不瘦都難?!痹烀裉襖返奈艘豢?,自嘲的說。

    “今天來,我們主要是想落實一下你當初主持偵辦的羅亮入室搶劫案、蔣雷殺人案和盧威言的打架斗毆致人死案?!敝芪淥?。

    “上次不是已經說的很詳細了嗎?”袁慶民抬眼望了周武一下,說。

    “有些地方我們還沒有弄清楚,需要你再重新說一次?!敝芪淥?。

    周武靜靜的聽著,他旁邊的員也快速的記錄著,對于羅亮案與蔣雷案,他問的很詳細,每天下班之前,專案組都會開案情碰頭會,對于這兩件案子碰到的問題,他都知道的很詳細。這兩起案子,當初影響都很大,袁慶民主要是迫于壓力,才不得不采用非常手段。當時的他,面對這兩起棘手的案子時,也是挑戰與機遇并存。

    結果當時的袁慶民挑戰失利,但他又不想放棄機遇,這才把這兩起案子,用一種非常規的手段破獲。當初為了形成相對完整的證據鏈,他甚至還暗中指使人去制造一些所謂的證據。當初的這些證據,最終在法院的判刑時,產生了很大的影響??梢運?,羅亮和蔣雷,是袁慶民一手送進監獄的。

    而這些證據,現在也成了干擾局重新破案的因素,周武以一個專業刑偵人員的身份,重新問起袁慶民這些問題,當然比紀委的那些人要在行得多。

    最后,周武才問起盧威言的案子,周武說:“據我們調查,盧威言一案的疑點極少,而盧威言本人又多次更改口供,前言不搭后嘴,我想再次問你一句,盧威言到底是不是冤假錯案?如果是,請你把詳細過程說出來,具體有哪些人參與,其中又采取了哪些不正當的手段。如果不是,也要請你說明原因,我們機關,絕對不會冤枉一個好人,但也絕對不會放過一個壞人!”

    “盧威言一案么?周局長,剛才我說了那么多,有些口渴了,能不能先歇會?”袁慶民遲疑了一下,說。

    “可以?!敝芪涓沽吮?,又遞了煙。

    “周局長,能告訴我家里現在是個什么情況么?”袁慶民接過煙后,突然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嘛,好吧,據我所知,你妻子和兒子,全部離開了芙蓉縣?!敝芪淥?。

    “他們也確實該離開了,具體去哪了呢?”袁慶民眉目向上揚了揚,說。

    “你妻子調到了市里,肖冠很關心你啊,你妻子的工作調動,并沒有因為你而受到影響,在肖冠的親自干預下,她現在調到了市煙草專賣局,關系也全部轉了過來。你兒子呢,也轉學到了市二中。這要是咱們全市最好的學校了,當然,除了雨花縣開發區省學校之外?!敝芪淥?,沙常市的二中一向壓著一中,這在其他地方很罕見。

    周武在話中,幾次提到肖冠,還一語雙關的提醒自己,肖冠很關心自己,這讓袁慶民緊皺的眉頭,終于舒展開來。只要知道肖冠在為自己跑路,這就夠了。以自己現在的情況,判多少年已經無所謂,他最放心不下的,還是自己的老婆孩子。只要他們不受自己影響,他就不怕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閑話聊完,還是再說說盧威言的案子吧?!敝芪浠氐階雷雍竺?,坐著說。

    “盧威言的案子其實我沒什么好說的,當初是盧威言主動向機關自首,我認為其中有假,就向紀委的人說了,僅此而已?!痹烀窕夯旱乃?。

    “僅此而已?你可知道你這個僅此而已,會浪費機關多少人力物力?而且你又怎么認定,這起案子其中就有假呢?”周武冷笑著說。

    “這件案子當初可是市委蔡文敏同志親自批示的,而且當時的屈有岑,也頂著很大的壓力,限令局十天破案,結果三天時間不到,盧威言就主動來到局投案自首,我當然會有所懷疑?!痹烀竦乃?。

    “你跟紀委的人,可不是這么說的吧?你可是說得有板有眼,盧威言是受人指使,替人受過,現在也是代人坐牢,你當初是憑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的?”周武問。

    “推測、懷疑,還有直覺?!痹烀癲喚舨宦乃?。

    “你能保證今天所說的話,全部是真實無誤的嗎?”周武問。

    “當然,我現在會爭取每一次立功受獎的機會,但正如你所說,既不能冤枉一個好人,也不能放過一個壞人。盧威言也是壞人,當然不能放過他?!痹烀袼?,他剛才跟周武在閑聊的時候,就在仔細考慮,盧威言的案子該怎么說才會讓人不會再懷疑。其實當初他向紀委主動反映這件案子的時候,就是留了后路的。羅亮案和蔣雷案,他說的明白無誤,但盧威言一案,卻是含糊其辭,為的就是今天能圓上話。

    袁慶民之所以把盧威言翻出來,目的只有一個,讓肖冠不要拋棄自己。果然,盧威言一案剛剛反映上去,沒過二天,肖冠就來見了自己。現在妻子的工作也調動了,兒子也轉學了,自己以前給他們留的錢,應該也足夠他們好好過完下半輩子的了。哪怕自己坐個十年、八年的,也沒有什么遺憾的。

    “好吧,這件案子,我們會繼續調查的,真的假不了,假的也可能變成真的?!敝芪渲刂氐目戳嗽烀褚謊?,眼中卻是帶著某種特別的味道,他相信,袁慶民應該能明白的。果然,袁慶民也不覺察的向他點頭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回到縣城之后,周武讓員先回去,并且囑咐他,這件事回去之后不要向任何人提起,自己會親自向高局長匯報。并且周武還把在看守所跟袁慶民的談話記錄拿走了,他在向高杰匯報之前,得先向肖冠匯報。

    :今天大可的碼字速度明顯變慢,跟氣溫突降有很大關系,原本二個小時左右就能碼一章,但現在至少要三個小時,碰到有點事打擾一下的話,四五個小時也未必能碼一章出來。

    但大可不管有多困難,也會保證每天萬字,按照今天的速度,十二點前,應該只能再碼一章了,但十二點后,會再出來一章的,但時間可能比較晚。今天是十二月的第一天,大可在凌晨的時候,坐上過都市分類的前十,但堅持了沒有半個小時吧,就掉了下來,請大家再投幾票吧,讓大可溫暖一下。

    "
【網站地圖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