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4-10888356/

第一卷:轉變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機會?貴人?
    于丹楓早就不是少不更事的年紀,既然已經知道了朱代東的身份,她自然不能單獨陪著嚴蕊靈一起進去。能讓朱代東親自等候的客人,會是普通人么?她現在一直在等待機會,不就是需要找一個貴人相助么?或許,今天,這個貴人已經出現了。

    知道朱代東的身份之后,于丹楓看向朱代東的目光又不一樣的了。在樓下的時候,她只是覺得朱代東的很耐看。嚴蕊靈嫁給這樣的人,很安全,至少不用擔心別人會很跟她搶老公。朱代東是那種越看越耐看的男人,太過漂亮的女人,未必能發現這一點。而一般的女人,又競爭不過嚴蕊靈。

    可現在就不一樣了,朱代東身為木川的代理市長,其實跟市長也沒有什么區別,他能接觸到多少美女?其中又有多少人,會主動向他投案自首?就以于丹楓來說,如果朱代東是她的領導,她也不介紹犧牲自己的色相。相比一些上了年紀的領導,朱代東在市長的行列里,是很搶眼的,至少他不會讓你有種看到對方身體時想吐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朱市長,我也在這里等一下,沒道理你能等,我卻不能等?!庇詰し闥檔?,如果不是嚴蕊靈親口告訴她,她甚至都不也相信,朱代東真的會是一市之長。

    “于小姐,你是客人,怎么能讓你在外面等呢?!敝齏⑿ψ潘?,不管怎么樣,他都覺得于丹楓沒有必要在外面迎接周兆亮的。而且朱代東也不愿意讓于丹楓到外面,除了因為她的那個什么同事也在隔壁的二喜包廂之外,還因為她是單身,很容易引起周兆亮夫人的不滿。雖然于丹楓并沒有使用朱代東的美容膏,可是她也有著飽滿的酥胸,紅潤豐澤的雙唇,迷人的電眼,加上她雙腿修長。腹部更是盈盈一握,放在哪里都是亮點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丹楓,我們先進去吧?!毖先锪樗檔?,她其實也不明白朱代東在等什么客人,只是她的想法跟于丹楓有些不同,朱代東在外面親自等候的那位客人,未必就是位高權重?;蛐碇皇侵齏桓鲆玫吶笥訊?。作為朱代東的妻子,她未必就一定要跟朱代東有相同的生活圈子,如果朱代東的什么事情,她都要插上一手的話,恐怕她這個妻子在別人眼里,就是不合格的。

    “蕊靈。下午我已經很失禮了,你總不希望我一直失禮下去吧?”于丹楓堅定的說,原本她打算在這里請嚴蕊靈一起吃飯的,可是木川駐京辦卻突然來操辦這件事,使得她完全沒有發揮的余地。而且木川駐京辦既然能操辦這個宴會,自然能隨時出入長安俱樂部,這讓她更為下午的舉動感到臉紅。

    “代東,還是算了吧,反正也只有幾分鐘的時間?!毖先锪櫓烙詰し愕男愿?。勸是沒有用的。而且自己跟朱代東的行為,已經傷害到了于丹楓,她不希望這種傷害加劇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?!敝齏弈蔚乃?,早知道這樣,就再晚幾分鐘再上來。那樣的話,基本上只要一上樓,周兆亮應該也馬上到了??吹接詰し悴煌5耐虻縑莘較?,朱代東心里一動,她不會也在等人吧。

    “蕊靈。于小姐只有一個人嗎?”朱代東用手臂輕輕碰了碰嚴蕊靈。輕聲問。

    “是啊,她男朋友應該不會來了?!毖先锪樗?。卜松文根本就沒有入于丹楓的法眼,特別是當她看到了朱代東之后,恐怕就更加看不上朱代東。從大學時期開始,她跟于丹楓之間,就一直存在著一種微妙的競爭關系,任何東西,她們總要明爭暗斗一番。現在自己結了婚,于丹楓自然要以朱代東的標準來找男朋友。

    “對,我沒有通知他?!庇詰し闥?,看到嚴蕊靈跟嚴蕊靈恩愛的樣子,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如果讓她把卜松文叫過,那更會讓她傷心。人比人氣死人,在朱代東面前,卜松文是絕對拿不出手的。

    朱代東正想說些什么的時候,看到隔壁包廂里走出一個人來,看相貌他并不認識,可是聽聲音他卻能肯定,這就是那個莫湖月。

    “于碩士,你是來吃飯還是當服務員啊,長安俱樂部的服務水平可是一流的,哪怕你是碩士研究生,也未必能干好這個工作?!蹦魯隼純吹接詰し閔瞪檔惱駒諞緩虐岬拿趴?,不由出言譏笑道。

    “這是于小姐的朋友?”朱代東悄聲問嚴蕊靈,雖然他能聽出莫湖月的聲音,可是還需要一個步驟,他才能在眾人面前正式認識她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他們像朋友么?她叫莫湖月,是丹楓的組長?!毖先锪樘玖絲諂?,輕聲說。這個莫湖月狂妄無邊,這里又不是中央電視臺,她憑什么還對于丹楓冷暖自知?如果于丹楓確實有做得不對的地方,那也沒話說,可現在看來,莫湖月簡直就是在故意找渣,只要一見到于丹楓,不管有事沒事,她先諷刺幾句再說。

    “于小姐如果要來這里當服務員,恐怕長安俱樂部還請不起?!敝齏乃檔?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她是我的手下,我教訓手下,還用得著你來指指點點?”莫湖月怒目圓睜,就像一只鴨子突然被人踩住了一只腳板一樣,奮力的想要反撲,可就是飛不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是誰并不重要,但我倒想問問你,是不是長安俱樂部的人?如果這里不是你的工作地點的話,你又有什么資格來指責手下呢?況且今天又是休息時間,你這個當領導的,是不是別把工作帶到生活中來?”朱代東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要你來問?看你的穿著,也不像是這里的會員,是不是看上了她?我可告訴你,沒戲,人家眼光高著呢?!蹦呂湫ψ潘?。

    “看你衣著得體,應該也算個淑女??墑竊謖庋某『?,你說出這樣的話,真的有點對不起‘淑女’這兩個字?!敝齏崆嵋×艘⊥?,又嘆了口氣,說:“看來長安俱樂部以后真的不能來了。什么樣的人都能進來,這不是自砸招牌嗎?于小姐,你看我們是不是要換個地方吃飯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莫湖月被朱代東氣得七竅生煙,雖然朱代東沒說一個臟字,可是卻把她罵得體無完膚。

    “這位先生,你剛才說她對不起淑女兩字,可是你是否又配當紳士呢?”唐昌力剛才在二喜包廂里聽到外面的爭吵,只好皺著眉頭走了出來。莫湖月這次請他吃飯。原本只是一個由頭,晚上他們還有重要的活動。雖說莫湖月在于丹楓面前像只母老虎似的,但是他面前,卻像一只溫順的小綿羊,特別是只有兩個人的時候,簡直就是一切行動聽指揮。

    朱代東看了唐昌力一眼。笑笑沒吭聲,他要真把市長的架子端起來,像唐昌力這樣的人還真的沒放在眼里。而且這個時候,他也確實沒有心情理會唐昌力,他知道,周兆亮快到了。

    看到朱代東根本就無視自己,唐昌力很是憤怒,他在中央電視臺擔任人事副處長,級別雖然不算很高??墑鞘擲锏氖等ㄈ詞遣蝗菪£?。臺里很多領導就算見到他,也都是客客氣氣的,他什么時候見過有人會對自己不屑一顧?

    “蕊靈,周哥來了?!敝齏釹確⑾種苷琢?,電梯門剛打開,他偷偷用胳膊碰了碰嚴蕊靈,輕聲說。旁邊的于丹楓、風煥蘭也都聽到了,看到他們夫婦走了過去,她們兩人也跟在后面。至于唐昌力跟莫湖月則顯得很無趣。特別是莫湖月,她原本想諷刺一下于丹楓。沒想到卻被對方那個男的冷嘲熱諷了一番。她心里暗想,等后天上班之后,再好好收拾于丹楓。只要她一天是于丹楓的組長,就多的辦法讓于丹楓難堪。

    “周哥,這位是嫂子吧?”朱代東還隔著幾步遠,就笑吟吟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代東,讓你親自來迎,怎么好意思呢?這位是你妻子覃雅麗,雅麗,這是我跟你說過多次的,古南省最年輕的市長,朱代東同志?!敝苷琢廖⑿ψ鷗親雋私檣?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剛剛到,自然要做順水人情了?!敝齏⑿ψ潘?。朱代東又給周兆亮夫婦介紹了嚴蕊靈、于丹楓和風煥蘭。當然介紹到于丹楓的時候,讓朱代東很意外,她跟覃雅麗竟然是認識的。

    “覃主任,你好?!庇詰し忝幌氳街齏氳目腿司谷皇切攣胖行牡母敝魅務爬?,早知道這樣的話,自己根本就不用去跑什么路啊,直接給覃雅麗打個電話就行了。她在單位的時候聽人說起過,覃雅麗的背景很深,其實說起來覃雅麗比她不過大幾步,可現在已經是正處級干部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,小于,你……”覃雅麗詫異的說,于丹楓她當然是認識的,只是她沒想到,于丹楓竟然也出現在這個宴會中。

    “我跟蕊靈是大學同學?!庇詰し鬮⑿ψ潘?。

    覃雅麗這才露出了解的神情,于丹楓剛到臺里的時候,太過孤傲,只想以一己干出點成績??墑撬較脛っ髯約?,別人就越不給她機會。等到她醒悟過來之后,已經淪為臺里打雜中的一員。而且她還能不急,哪怕再明白領導的意圖,也只能默默承受。論能力,于丹楓還是有一些的,特別是經過這幾年的磨礪,她已經成熟了很多,現在她欠缺的,或許就是一個機會。

    “各位領導別光顧寒暄了,快請入座吧?!狽緇覽妓檔?,她作為駐京辦主任,今天的主要任務就是當好服務員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風煥蘭的帶領下,準備進一號包廂,長安俱樂部位于八樓的中餐廳包廂的名字也特別有意思,比如一品、雙喜、三如等等。于丹楓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原來的沮喪感,相反,她現在越來越興奮。朱代東竟然是木川的代理市長,朱代東宴請的客人,竟然是覃雅麗和她的丈夫,這一切,是不是預示著,自己的人生,即將發生重大的轉折呢。

    當看到莫湖月竟然還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的時候,于丹楓的目光中不由浮現出輕蔑的神情,對于莫湖月,她一直是恨之入骨,只不過現在她知道這是一個等級森嚴的社會,如果她只想逞一時之勇,那最終吃虧的還是自己。但是現在,她已經有了一定的底氣。如果真的在央視干不下去了,大不了去古南嘛,如果古南電視臺不要自己,木川電視臺總可以吧。

    “于丹楓,你不要仗著有外人在,就氣焰囂張?!蹦驢吹接詰し憔尤桓衣凍鑾崦锏難凵?,也沒注意到來的隊伍里多了個覃雅麗,她只顧著自己的感受,氣急敗壞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莫湖月,注意你的用詞,小于怎么啦?我看今天都是你在挑事!”唐昌力突然嚴肅的說道。他可不像莫湖月,不但看到了覃雅麗,而且他還發現了周兆亮。于丹楓只知道覃雅麗是新聞中心的副主任,可是她肯定不知道真正來頭大的卻是周兆亮。作為中組部常務副部長的秘書,就算是臺里的領導看到,肯定也得畢恭畢敬啊。至于自己,能跟周兆亮閑聊幾句,他就已經心滿意足了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挑事了?唐處,你可別冤枉好人?!蹦錄教撇Φ奶?,差點沒把眼珠子嚇出來,剛才在包廂里,唐昌力還自己溫柔有加,怎么一轉眼就翻了臉?難不成唐昌力也看上了于丹楓?可是于丹楓在臺里的冷艷也是出了名的,唐昌力就算看中了她,于丹楓也未必會上他的床。

    “難道我是瞎子、聾子不成?小于啊,今天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,你受委屈了?!碧撇室獯笊檔?。

    “唐處長,其實也沒什么委屈不委屈的?!庇詰し愕乃?。

    “小于,你放心,組織會為你作主的?!碧撇β扯研?,只是過他的笑,比自己的賢還要虛。然后唐昌力又像才發現覃雅麗和周兆亮似的,連忙謙卑的說道:“這不是周秘書和覃主任嗎?”
【網站地圖】